首页

加入收藏

您现在的位置 : 首页 > 体育健身

菲尔杰克逊的"邪恶"本性:嘲讽NBA种族主义,却靠黑人球星成为历史最佳?

时间:04-29 来源:体育健身 访问次数:110

菲尔杰克逊的"邪恶"本性:嘲讽NBA种族主义,却靠黑人球星成为历史最佳?

某种程度上,NBA应该庆幸菲尔-杰克逊已经彻底退休。否则,他最近关于厌恶黑人球员参与“BLM(黑人的命也是命)”抗议的言论必然会带来更严重的后果。菲尔-杰克逊杰克逊说,自2020年NBA在奥兰多泡泡里复赛之后他就不再看球,因为受不了球场上那些“装腔作势”的抗议标语:“(NBA)在试图迎合某些受众,吸引某些受众,但他们不知道,这种做法会让其他人感觉非常败兴。大家希望看到没有政治化的体育。比赛不要掺合政治。政治没必要存在于球场之上。”一石激起千层浪,毫不夸张地说,杰克逊的采访在社交网络上点燃了一场审判,一群人疯狂挖掘他的黑历史,还有一群人则靠激情批判吸引大量关注,比如杰伦-罗斯。罗斯甚至等不及坐进演播间,直接用手机拍了一段短视频,痛斥杰克逊忘恩负义:“他可是与乔丹、皮蓬、奥尼尔、科比这些最顶尖的球星一起夺过冠,还靠他们赚了数不清的钱,然后他跟孙子看球的时候觉得‘公正’和‘机会均等’很搞笑?当一个人露出真面目,别再怀疑了。不爱看就永远别看。”罗斯的批评触及了一个很本质的矛盾,杰克逊曾经与NBA最出色的球员联手夺冠,并赢得了他们的尊重。那现在他怎么会变成这副样子?那些球员是被他蒙蔽了还是干脆视而不见?菲尔-杰克逊&罗斯其实杰克逊的口碑反转,在他作为教练彻底退役后就已经开始了。2016年,身为尼克斯总裁,杰克逊公开批评勒布朗和他的合作伙伴是个“团伙”,用了带有贬义的“posse”一词,引来勒布朗及其商业帝国大管家卡特的强烈抗议。勒布朗庞大的互联网影响力让杰克逊遭受大量冷嘲热讽。没过几年,皮蓬又在节目上指责杰克逊,说他在1994年季后赛将自己摁在板凳席,让库科奇执行最后一投是种族主义作祟。但皮蓬的控诉只起到了反效果,毕竟这件事已有历史公论,它是皮蓬生涯一大污点,也是他无法取代乔丹胜任公牛领袖的确凿证据。皮蓬想打种族牌只给自己带来了反噬,名嘴斯蒂芬-A-史密斯当时嘲讽道:“这可真是皮蓬这辈子说过的最蠢的话。”皮蓬&菲尔-杰克逊现在倒是有不少人开始给皮蓬“平反”,相信他在30年就火眼金睛看穿了杰克逊的“邪恶”本性。但这样的逻辑真的合理吗?* * * *勒布朗本人其实从来没有说过他认为杰克逊是个种族主义者。那时候杰克逊跟他的好兄弟安东尼在尼克斯已经水火不容,而在两位大佬的针锋相对中,甜瓜似乎选择扮乖装傻,称自己不确定杰克逊措辞里的“种族主义色彩”到底是不是故意为之。詹姆斯&菲尔-杰克逊但绝对可以确定的是杰克逊对他们的嘲讽,以及丝毫不怕冒犯他们的心态。而嘲讽和冒犯,可以说是杰克逊毕生最大的乐趣之一。这也是他会把复赛泡泡中球员的一些抗议举动当成笑话讲的原因。“只见‘公正’(当时球衣背后的名字)冲向篮筐,‘机会均等’将他撞翻——我的孙辈都觉得字眼很搞笑。反正我是真的看不下去。”他是生动再现了有点行为艺术的滑稽一幕,只可惜这是一个连单口喜剧舞台都已经不能屏蔽政治正确的年代。作为出生在美国落后偏远之地的典型战后一代,杰克逊的双亲全是原教旨主义基督徒,父亲是牧师,母亲是福音派信徒,这样的出身在后特朗普时代的美国进步派眼里堪称“原罪”。菲尔-杰克逊童年时,杰克逊在家看电视、电影或者听摇滚乐都是不被允许的。他曾在书中写过,父亲是个热情而富有同情心的人,但孩子一旦犯错,就要被关在地下室挨皮带抽打。杰克逊第一次看电影是在高三那年,第一次参加舞会则是在大学。他以为自己将会重复父母的人生,直到篮球给了他逃离这一切的机会。杰克逊的叛逆期正值美国社会变革,民权运动发展进入高潮,而他来到大都会尼克斯效力,凭借顽强拼搏的精神和放荡不羁的场外作风,迅速成为球迷的宠儿。他帮助尼克斯拿下了队史仅有的两个冠军,退役后前往大陆篮球联盟执教,再次夺冠还拿下最佳教练奖。等他以教练身份重返NBA,乔丹的统治正要开始,那之后的故事大家都耳熟能详,杰克逊成了“禅师”,成了“三角大酋长”,他能变废为宝点石成金,身价高过大部分球员——毕竟有哪个篮球教练能得到代言凯迪拉克的机会呢?但后来,随着信息传播的发达,人们也发现,三角进攻本是属于特克斯-温特的招牌,而杰克逊一方面毫不掩饰地嫌弃黑人英雄主义,一方面又依靠着两位NBA历史上最擅长英雄球的黑人球星确立了自己的地位,赚得几千万身家。菲尔-杰克逊&乔丹科比他上个世纪的冒犯发言其实已经数不胜数,比如在1975年出版的《初生牛犊》一书中各种批评黑人球员把比赛变成单挑,说黑人小孩都爱发些当巨星发大财的春秋大梦,而白人小孩更懂礼教,“知道把个人放在集体之后”。在NBA一步步登上神坛的过程中,他不只针对过皮蓬,像艾弗森这样的球员也算是他的眼中钉。他批评过高中生风潮,批评过嘻哈音乐,也批评过着装令之前在球员中很风靡的“监狱套装”。事实上,在他臭名昭著的个人传记《最后一季》中,他就已经提到了“posse”,并解释了自己为何无比厌恶年轻球星背后的这种“团伙”:“现在的年轻人越来越依赖身边的posse,这些人总能帮他们把香车美女搞到手,却也让他们根本没办法成长为独立自主的大人。总有一天,我们会承受这种现象带来的恶果。”杰克逊行文的语境与种族无关,他本是在批判科比和勒布朗这些高中生球员(是的,他在这本书里还说科比“不可执教”)。只是NBA恰巧是个以黑人球员为主的联盟,杰克逊这些文字被放到当下的语境,就是完全不同的意味了。科比在被杰克逊的畅销书如此羞辱之后还能重新接受他,没打种族牌,如今看来简直是不可想象之事。那个时候,最擅长“搞政治”的人其实一直都是杰克逊。不管是把皮蓬摁在板凳席还是OK内讧,他的老谋深算和对人性的利用确实征服了一代又一代人,以至于乔丹科比真的对他推崇备至,奥尼尔还称他为“我的白人父亲”。菲尔-杰克逊&OK组合难道是因为杰克逊PUA球星的本事太厉害吗?显然不是。这些球员曾经相信的,也是杰克逊在最近这次访谈中阐述的意思:让体育归于体育。杰克逊一直都是个非常擅长刺激球员的教练,不管是对方的,还是自家的。不让皮蓬出手关键球,堪称他执教生涯的最高光时刻之一,把自身权威和团队理念彻底烙在了联合中心的地板上。等到奥尼尔科比的年代,他在公牛更衣室玩过的手段依然能够立威,比如把电影片段剪辑进比赛录像,嘲讽手下某位球员或对手。将国王人气后卫“白巧克力”威廉姆斯比做《美国X档案》中爱德华-诺顿饰演的白人纳粹主义者,损是真的损,搞笑也是真的搞笑。即便后来与科比达成各退一步的默契妥协,杰克逊照样敢于冒犯,曾送给科比一本名为《蒙大拿1948》的书。杰克逊说,因为科比从来不翻他送的书,所以他决定送一本关于他家乡的作品。可这本书讲的故事令人汗颜:蒙大拿州一位饱受爱戴的医生多年来都在性侵手下一位原住民女性。当女人将医生的罪恶告知其家人,医生竟然痛下杀手。而他的家人百般掩饰,帮助他躲避惩罚,但最终,医生还是难逃自戕的结局。如果仅仅因为一句“posse”就说我对这个教练失去了所有“respect”,那NBA压根不会有公牛王朝,也不会有湖人王朝,因为杰克逊早就被下课千百次了。菲尔-杰克逊* * * *在克林特-伊斯特伍德执导的影片《骡子》中,有个片段非常发人深省。他本人饰演的年迈主角在路上遇到了车辆爆胎的黑人一家,他热心下车帮忙,但在闲聊时却来了这么一句:“我一直都很爱帮助你们这些黑鬼。”伊斯特伍德的心境,与如今的杰克逊大抵是有几分相似的。也正如伊斯特伍德被好莱坞排挤多年一样,这或许也是为什么在科比时代之后,杰克逊逐渐难在NBA立足的原因。他跟波波维奇和莱利不同,不管是公牛还是湖人,老板都从未允许他真正控制球队,使他被迫依附于巨星,这可能也是他执教生涯最大的缺憾。对此他始终耿耿于怀,终于等到在尼克斯大展宏图的机会,才发现自己早已被时代抛弃。这与第二次复出的乔丹何其相似,在库里即将开启勇士王朝的年代,杰克逊还在坚持三角进攻,可悲又可笑。这里面最大的附带损害大约就是安东尼的生涯。这位03届天才巨星从出道起就被另一位战后一代的典型爹味白人教练折磨;然后又遇到根本没把他当回事,同样抱着“我要改造你”这种主人心态的杰克逊,其愤懑郁结可想而知。还是那句话,不是人人都能当勒布朗,有选不完的傀儡教练。把渴望波波维奇来执教自己挂在嘴边,只是客套而已。其实从科比开始,杰克逊对一位充满野心的天才球星的驯服就屡屡受挫,等到勒布朗如日中天的时候,看杰克逊执教安东尼那种近乎霸凌的态度,让人不由怀疑这是不是他对他们这代球星的报复。菲尔-杰克逊&安东尼杰克逊厌恶勒布朗,或许正是因为后者乘上了时代的东风,似乎轻而易举就做到了他(还有乔丹科比)都做不到的事。在杰克逊眼里,勒布朗在推特上那些涉政发言简直浅薄虚伪到可笑(确实偶尔翻车),他当然不能接受。勒布朗所倡导的一切几乎都与他的立场相悖。杰克逊曾公开宣称NBA应该提升选秀年龄上限,因为更年轻的球员进来只会损害现有球员的利益。也是在最近几年,勒布朗不但支持未成年球员建立事业,还跟经纪人使劲折腾NCAA,到底让这些学生球员得到了收获巨额代言的福利。结果?过去一年全美收入最高的学生球员就是勒布朗的儿子布朗尼。这种处境上的逆转让杰克逊惊觉,他和最能代表他、最能让他适应的时代真的结束了。和许多同辈老人一样,他愈发保守甚至偏执,曾经的智慧变成了犬儒,对抛下他的世界回以一腔愤怒。他忘了自己也曾是个把政治口号挂在嘴边的青年。1968年,美国反战平权运动抵达最巅峰,杰克逊在芝加哥那场著名的民主党代会大暴动中走上街头,加入了抗议大军。而他的尼克斯队友卡齐-拉塞尔刚好是国民警卫队后备役队员,被调派驻守屋顶,架着狙击枪瞄准了杰克逊和其他抗议者。多么残忍却又诗意的一幕。他曾无比骄傲地宣称自己永远不会在NBA执教,因为无法忍受球员的自我。1986年,当公牛总经理克劳斯邀请他参加助教面试,他戴着一顶插着羽毛的巴拿马草帽现身,直接被主教练阿尔贝克拦在门外。他曾经无比热爱迷幻摇滚,在更衣室一丝不挂任人摆拍,穿着满是流苏的皮夹克骑着自行车穿梭于繁华的曼哈顿,那时候的他,是反叛、异类、超脱和自由。一直到OK王朝时期,他仍努力维持着神秘的浪子形象,仿佛世俗的一切(当然包括妻儿)都无法捆绑住他。菲尔-杰克逊村上春树写诗人二十一岁死,革命家和摇滚乐手二十四岁死。所有人都会被时间打败。财富和成功会让很多东西面目全非。十几年前就有记者在接触他之后感慨他变了,竟然开始维护起美国的“传统价值观”,推崇共和党总统候选人,反对开放接纳移民,尤其是那些“看起来不够美国”的人。在当年太阳队公开抗议亚利桑那州的移民立法后,杰克逊又说“球队不该卷入政治”,只是很快做出道歉,仿佛想起自己年轻时如何离经叛道地反抗美国主流传统,称自己依然是个“进步派”。但所谓三岁看到老,杰克逊从原教旨主义走向努力挣脱其枷锁,在寻找内心平和的过程中见到了虚无和智慧,但最终,有些印记还是不可消磨的。若说这是他个人的原罪,未免太过冷酷。从创始之初到21世纪,根植于NBA的一种固有恐惧就是如果变得“太黑”,会影响到整个联盟的商业利益。时至今日,球员的一些行为还能刺痛杰克逊,而杰克逊的话反过来又戳中整个联盟的敏感神经,只能说明这种恐惧依然存在,不仅限于联盟,更是在整个社会。审判和打倒一个杰克逊,不会给系统和制度带来任何良性改变。菲尔-杰克逊当一位传奇名帅与现代NBA的脱节如此严重已经足够悲哀,就不要再让那些王朝的光辉历史受到更多玷污了吧。

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,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,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。

标签 : 体育健身